沐舍

所谓增加兄弟感情的方法

欧欧西,小短篇,只是想看这俩腻歪一下XD~

 

净香悠远,柔软的帷幕被撩开,隐约可见内中的床榻上懒散躺着的人影。

“跑哪去了……”

伏在床头的男人嘀咕一句,昨晚淋漓畅快过后又满足的酣眠了一宿,醒来却发现枕边空空,如不是身侧尚有余温,可真是叫人扫兴了。

指尖轻掐几下,男人略略挑眉,流露几丝颇有兴味的笑意,随即打个呵欠,懒懒迈下床。柔软光滑的丝被从腰间滑落,露出精壮削瘦的腰线,随手套上地上的长裤,如同收起肉垫上利爪的猫科动物一般,男人连鞋子也未穿就大步踏出房去。

屋外扑面而来的是一派的绿意青葱,尚是晨光熹微之时,从屋子往后院的木栈道走过,偶尔可闻得几声雀鸟娇鸣,随风入耳。

转过几道门洞,却是处绿竹丛生的幽静之所。穿过竹下小径,见有轻烟袅袅,空气中亦有融湿暖意,正是一处天然绝佳的温泉汤子,此时已经有人闭目养神般的仰靠在池壁边。

“倒是一个人来享受了。”男子在他身后坐下,又撩起几缕黛青乌发绕于指尖,“还是小道昨晚上伺候的不好?”

听得这句,浸在温泉里的男子嘴角微弯,抬眸笑道:“岂敢,王大师亲自出马,敢不好评?”

“有道理……那我得要奖励才是。”王也凑近了在那还濡湿着温泉水汽的长睫上轻轻一吻,而后就在哗啦声响中下得水去,轻而易举地借着浮力将人捧到自己怀里。

诸葛青叫他这猝不及防地一抱差点呛水,连忙抓住腰间两只坚硬的胳膊稳住身形,想想又在那胳膊上狠掐了两下。

王也不痛不痒地呼痛几句,把诸葛青留的几缕长发拨到旁边,兴致勃勃地品味那露出的雪白后颈,双手也毫不客气的一上一下动作起来。

诸葛青自诩不薄的面皮此时也给弄得涨红起来,平素再是运筹帷幄的翩然风度也实赶不上王道长这率性自然的举动,何况昨夜里一通胡闹,身上由是余韵未平,只得随着他耳鬓厮磨地纠缠起来。

说来两人各因要事已经是两月有余未曾见面,昨日王也突然给他发消息说是已经到了机场,诸葛青未惊动家里人,只悄悄带人来了他的这处私人别苑。小别重逢,又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两人不免一番缱绻缠绵到将近子夜,只不想到了这会王道长都还是这般未尽兴的样子。

“你……这精神头也太好了点……”诸葛青边轻喘边模糊抱怨。

“客气客气~”王也长眉含笑,端的是风姿俊朗,恣意洒脱。

等两个人再从池子里出来已经是天光大亮了,诸葛青迈着有点酸软的步子暗暗咬牙,旁边还有人得了便宜的卖乖,说什么一早醒来孤枕凄凉。

“你这个家伙怎么在这里!”小径上突然有身影急冲过来。

身边人刷地消失不见了,诸葛青喷笑,呼噜一把自家弟弟的头发笑得两眼弯弯:“小白干得好!”

“哥哥,那家伙怎么会来这!”鼓起腮帮子的少年脸上浮现不满,原本早上会陪他练功的哥哥却一直不见踪影,诸葛白作为诸葛青的亲弟弟要算出他的位置也没那么麻烦,但是算到之后的心情就不那么愉快了。明明这个地方除了自己连父母都很少来的,哥哥居然把那个武当山的道士带回来了。

毕竟诸葛白对王也的第一印象就是比试场上自小崇拜的哥哥被压着打,吐血不说,暗伤也是将将养好又跑去北京,说是调查风后奇门,其实还不是给王也加帮忙。在他模模糊糊的感受里,发现哥哥的注意力似乎已经从所谓厉害的术士转移到王也这个人身上。更简单地说,就是作为兄控的雷达启动,诸葛白发觉自己的危机出现了——最喜欢的哥哥要被那个讨厌的家伙抢走了!

王也对着诸葛白的心思门儿清,但又不能真的做什么,在跟诸葛青确认关系前还能调侃几句胆小,现在只好能躲就躲,毕竟也跟自己弟弟差不多不是,这会也只好立在竹子上感受着卧虎藏龙的滋味看着兄弟俩嘻嘻哈哈的走远了。

“小白啊,下次就不要用石头了,哥哥给你准备一套袖里箭~”

“谢谢哥哥!我会努力练习的!”

喂喂,是可以这么欺负道士的吗!


评论(5)
热度(46)

关于我

© 沐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