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舍

【全职/叶蓝】families



刑侦,短篇


*    *    *


 


S市,凌晨两点十五分。


叶修被枕头边的手机电铃吵醒了。


“哪里?”闭着眼睛,划开通话,手机那头混杂着警笛的嘈杂声音中,传出男人的声音。


“老叶别睡啦!新江水库,快。”


“知道了……”挂掉电话,随手挂掉手机,在枕头里又埋头了一分钟,叶修才扯开被子。


然后慢慢坐起来,伸手摸向床头柜的烟盒。


十分钟后,捞起鞋柜上的钥匙,关门,搭电梯直接到了地下车库。


“叶医生,又有急诊啊?”车库保安边启动保险杠边招呼着。


“是啊,还没有加班工资。”叶修叼着烟,跟他挥个手,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深夜的街道唯一的好处就是不会堵车,叶修一路风驰电掣走位风骚的抵达新江水库用时不到半小时。


不出意外的,水库周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几辆车开着大灯,现场站着十来个警察和几个老百姓。


叶修下车,迎面走来一个硬是把严肃的警察制服穿出了流氓气质的男人。正是打来电话的人,刑警队长魏琛。


“哦哦,来的真快,这么听话,老夫真是甚感欣慰。”


“半夜听到你的声音,再睡也只会做噩梦啊。”


“你老实说被吓得腿软我又不会嘲笑你。”


“哦,原来你最近腿软啊,要不要去检查检查肾功能啊。”


“呸、老子腰好肾好,生龙活虎!”


“呵呵,不知道体检结果三高超标的是谁。”


“你还体重超标呢!”


“我又不用去参加体能考核。”


“魏队,叶主任,在这边,静态勘察刚刚搞完。”一直到刑警副队长方锐过来叫他们,才算是终止了这段没营养的对话。叶修摁熄烟头,从车后座拿出自己的勘查箱。


报警的是水库管理员,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儿。新江水库只是座小型水库,近期由于出现水库淤积现象,决定泄空排沙。没想到泄洪渠排干净水之后竟然出现一具尸体。


巡查的管理员吓得魂飞魄散,立即打了报警电话。


尸体是跟半块水泥板一起捆绑之后沉入泄洪渠的,看来沉入时间并不长,还没有被破坏得很严重。


已经被打捞起来的尸体就摆在泄洪渠的旁边。叶修拎着勘察箱走过来,戴上手套和鞋套,又拿出专用的手电筒。实习法医邱非跟在他后面,掏出笔准备记录,再旁边是负责录像的警察。


“死者男性,三十到四十岁左右,初步估计死因为溺亡,死亡时间24小时以上,具体情况还要解剖之后才能得出结果。”


叶修趴在地上,仔细检查尸体情况,得出初步结论。接下来要尽快把尸体运回803进行解剖检验,现场还要让给痕迹检验技术人员搜寻物证。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案发第一现场,不过就算是只怕相关证据肯定也被水冲的差不多了。”魏琛宽厚的手掌直拍后脑勺,“这种案子最麻烦,能找出他身份还能有点线索,总之就靠你了老叶。”


“尽力而为吧。”叶修收拾好东西,“叫个年轻点的来搭把手把人送回去。”


“行,蓝河、系舟,你们来下。”魏琛半转身冲着后边招呼下又转身回来,“今年刚来的,老实娃子,别欺负人啊。”


“看你说的,哥可是最善良的人。”


“是最擅长欺负善良人吧!”


蓝河跟系舟跑过来,还没靠近就被一股混杂腐败臭气的异味呛得停下脚步。系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蓝河也是皱紧眉头。


叶修看得好笑,最喜欢欺负的人其实是魏琛才对吧。不过当刑警的迟早都会熟悉这种现场,只是时间长短的区别而已。


“还是我来吧。”蓝河拍拍系舟肩膀走过他,系舟想要开口,但水库潮湿空气中的异臭逼得他快步退到一边,翻出口罩带上才觉得翻涌的胃稍微好了点。


叶修挑了挑眉毛,看着蓝河抿着嘴角绷着脸表情严肃的走过来,觉得这个年轻的刑警很有意思。他自毕业就被选调进803,更是有纪录以来最年轻的一级法医官,跑过的现场多了去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半夜三更被叫起来还能态度这么稳的小年轻。


经验老练的刑警当然不会因为这种现场而失态,难得的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应该从警校出来并没多久,身上也还带着警校生特有的单纯朝气,但面对现场眼神还算镇定沉稳,倒不像是个初次见到受害者遗体的新人。一般来说,系舟这样的表现才是正常反应。


“真是有意思……”叶修嘀咕一句才开口,“来,帮把手,把他抬车上去。”


蓝河默不作声的蹲下来,按叶修说的,和邱非一起把尸体抬到专用的运尸车里。


尽管动作一直很稳当,叶修还是瞥到蓝河脸颊肌肉抽动了下。


心理素质不错啊……


叶修食指和中指搓了搓,现场不能抽烟,他只好干干过个手瘾。


尸体在运回803后,马上被送到解剖室,叶修和邱非顾不上休息,连夜就开始工作。


水库那边暂时被封锁,管理员带回局里做笔录,忙乱一夜,803和刑警队都是彻夜灯火通明直到天亮。


“卧槽这么快就上网了,是谁泄的秘!”刑警队办公室里魏琛顶着黑眼圈黑着脸接完一个电话后猛灌茶水。


“估计是周围的老百姓,现在的人啊打个喷嚏都要发朋友圈和微博。”系舟从办公桌前抬起头,同样挂着两个熊猫眼,“何况还是人命案这么大的事。”


“要不要跟宣传口联系下准备下官博发布?”蓝河也探头,“官方提前发布比较有利,免得到时候出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


“也行,蓝河你去跟小唐对接下,让她们拟个稿子,记住要我们看了再发。”


信息应该公开,至于怎么公开则值得考虑。


办公桌上电话又开始响起来,魏琛一拍桌子,“系舟你接,烦死老子了。”


被点名的系舟摸摸鼻子,起身绕到魏琛桌子前面,拿起话筒。


片刻之后系舟挂了电话,一把用力抓起魏琛的手:“队长!叶主任刚说受害者身份能查出来了!”


话音未落整个办公室人都激动起来,查出身份对破案而言是重大进展,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不愧是‘叶神’,一个晚上就查出来了。”方锐甩出个响指。


“‘叶神’?”系舟好奇,“这是怎么个说法?”


“你知道他是我们局里科室主任吧,那你知道他的行政级别吗?”


“这个就……”系舟新来的当然不会知道。


“别看他那么副样子,那也是一级法医官哦。”


“一级法医官?”系舟还没什么感觉,蓝河就瞪大眼睛,“怎么可能?叶主任还这么年轻,我听说法医就算是博士毕业,也要十二年工作经验才能当到一级吧!”


“特别提拔啊。”魏琛耸了下肩膀,“那家伙号称是天才尸语者,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上了局里的特殊人才引进计划名单,毕业直接签订录用。”


“哇靠,这么牛……”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吧,精英份子啊。”


“那叶神是不是工资很高?”


系舟惊叹连连。


“就你话多,法医能找到证据,抓人还要靠我们!”魏琛拍下系舟脑袋,“走了,去问完老叶再准备抓人!”


“是!”一屋子人响亮回答。


出具正式鉴定书大概还需要两周,然而叶修给出的线索已经足够刑警队找到头绪了。


死者确实是被溺死,但水库并非作案地点。新江水库位于粉砂质泥岩区,水库中的水含有微小矿物,然而从死者肺部提取的样本里,并没有发现这种微小矿物。呛入的水体相对清澈,没有湖水或池塘里应有泥沙或水草,证明死者应该是死在在相对干净的水环境中。


另外也没有发现游泳池中会添加的漂白粉、硫酸铜等的踪迹,因此让死者溺亡的很有可能是经过了处理的水体,也就是自来水。此外在胃肠内容物中还检测出安定的成分,说明死者先是昏迷,然后被溺死于家庭或者宾馆之类的室内环境的可能性非常大。


同时在死者身上还发现了一种微生物虫,这种虫子在水里是不能生存的,那么肯定是在第一案发现场,或者运送尸体的过程中沾到的。


“我叫一个学弟查过了,S市适宜这种虫子生存的土壤只有这么几个地方。”叶修拿出写了几个地址的条子递给魏琛。


“现在就把死者照片发到这几个辖区的派出所排查。”魏琛立刻通知下去。


结果出来的很快,照片一到长井街道派出所,马上就有反馈过来,与他们辖区早上来报失踪案的是同一个人。


死者名叫李雷,报案人正是死者的母亲以及他的妻子王玉琴。


魏琛带着蓝河赶到派出所,方锐则和系舟赶去李雷家中调查情况。


长井街道派出所副所长亲自带着魏琛和蓝河到休息室,失踪案变凶杀案,他们也是压力陡增。


李雷的母亲因为年纪大已经被劝回去等消息,还在休息室的只有王玉琴,值班女警知月正在安慰她。


“小蓝,你去问下情况。”魏琛低声跟蓝河说了句,自己跟着派出所长出去了。


蓝河只得走到对面沙发坐下。王玉琴大概三十多岁,看上去面容憔悴疲惫。蓝河问下来,情况和听到的差不多。


王玉琴是名护士,连着值了两天班,直到中午下班回来才发现家里没人。婆婆也说两天没接到儿子电话,两人联系了一圈找不到人才来派出所报警。只是想不到,人没找着,却找到了尸体。


魏琛这边来到派出所办公室,调出李雷和王玉琴的档案资料。


李雷初中时双亲离婚后读了一所普通职专,毕业之后找到工作,不久就认识王玉琴,很快两人就结了婚并生有一个儿子,但这个孩子在一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了。


纸面资料就这么多,剩下的还要靠走访。因为有了叶修的分析,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走访也是着重在这块上。


走完程序后,痕迹检验技术科的人进到李雷家中勘查,尤其是卫生间和浴缸。然而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这个时候叶修的电话跟进来,“死者手臂上除了和水泥板捆绑一起的痕迹之外还有别的捆绑痕迹,我估计水泥板是后来到了水库才绑上去的。另外死者指甲里检查出了少量的白色塑料碎屑,你们再仔细查下,尤其是有白色塑料外壳的重物,看有没有绑过人的印记。”


魏琛听完把手下的人和技术员召集起来,简短地说了叶修新来的情报。蓝河边听边琢磨,这实在只是个普通的两室一厅,除了卫生间厨房,哪里还有水池子呢?


他目光落到阳台挂着几件干衣服上,突然反应过来。


“是洗衣机!”


“对啊!”魏琛眼前一亮,连忙招呼技术科的人过去。


洗衣机被擦拭得很干净,还盖着防尘布,不过经过技术员的仔细勘查,还是找出了被捆绑过的重物的带状痕迹,之后又在洗衣机白色外壳的底部发现了几处指甲的划痕和指纹,对比鉴定的结果,正是王玉琴的丈夫李雷。


摆出证据后,王玉琴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就招供了。原来李雷小时候是在家暴环境下长大的,双亲离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大概真的是有遗传基因吧,”王玉琴静静叙述,“我们谈恋爱结婚的时候感情一直都很好,他也从来不跟我吵架,直到小奇出生。”


王玉琴带孩子带到五岁进了学前班,因为经济上的压力,又重新回到医院工作。护士轮流要在医院值班,经常就是李雷一个人带着孩子。慢慢地,她发现孩子身上开始出现一些淤青,小奇也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母亲的直觉让她注意到情况不太对。可没等她把事情弄清楚,小奇就在小区门口马路上遭遇车祸去世了。


这晴天霹雳一样的打击几乎让她崩溃,李雷跟她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她看得出来李雷也一样痛苦,便把自己的疑惑深深地埋到心底。


“但是,我没有想到……”王玉琴的声音哽住了,她的胸膛急促起伏,泪水终于从发红的眼眶中涌出来,“我没有想到,车祸那天是他把小奇从家里打跑的,就因为打牌输了钱心情不好……”


刑讯室内一片寂静,只有女人低沉的哀泣。


“那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静默之中,蓝河开口。


“有天晚上他喝醉了……”王玉琴抹了一把眼睛,“后来我问他,他也默认了。”


“我实在没办法原谅他,有时候就经常能听到小奇在哭,在说着妈妈我痛,说爸爸为什么要打我。”


“所以,我从医院里偷拿了安眠药放到汤里,怕他动起来我拦不住就把洗衣机绑到了他身上,然后在旁边的洗衣池子里灌满水把他头压进去。”


“那为什么要去新江水库?”蓝河提出最后一个疑问。


“以前,他带我和小奇去那里钓过鱼,那天我们都很开心……”王玉琴的嘴角微微抬起来,好像回忆起一家三口曾经的幸福时光。


案件虽然解决了,但是蓝河的心情并没有变得轻松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分崩离析,让人无法轻易释怀。


想着去楼顶透口气的蓝河,却在打开铁门的时候呆愣住,前面那个被三只猫团团围住的,穿得花花绿绿比夏威夷还夏威夷的家伙是谁?


“哟,这不是老魏那的老实孩子吗,”听到声响回头,叶修笑得灿烂,如果不看那一身五彩缤纷不忍直视的搭配的话。


这算哪门子的审美啊……蓝河感觉内心某个高大上的模范形象开始哗啦哗啦的掉碎片儿。


但他还是规规矩矩的走到叶修面前,看他坐在地上喂猫自己也跟着蹲下来,“这都是叶主任养的啊?”


“我哪有这功夫,都是附近的野猫,有时候随便带点面包啥的喂喂。”叶修看着蓝河伸手去挠面前只黑猫的下巴,那只猫就舒服地喵喵直叫,“你还挺讨人喜欢嘛,这只平时一看有人就跑最快了。”


“是讨猫喜欢吧。”蓝河随口纠正。


“也讨人喜欢啊。”叶修撑着下巴笑眯眯的望过来。


“叶主任……”蓝河无语,这算什么?职场骚扰吗。


“叫什么主任啊,叫我叶修就行了,又没多大你几岁,搞得好像我多老了。”叶修说着还抱怨起来了,然后就三下两下丢完手里面包,拍了拍手心,顺手在蓝河肩膀一按站起身来,“我还有事,你再跟它们玩会吧,电视上说和宠物玩耍有助于心灵放松和人的精神愉悦。”


蓝河顿时有些感动,这人是想要安慰自己吗。


然而下一秒,蓝河就发现那只是错觉而已。


“不过呢,小蓝你要是想叫我‘叶神’,我也是不介意的哈哈哈。”


“卧槽叶修你脸是有多厚啊!!!”


年轻的刑警冲着法医的背影吼出声,然后突然感觉松了口气。


屋顶四周是高低起伏的楼房,对面阳台上养着的小花正在盛开,阳光温柔,轻风和煦,身边还有毛茸茸的小动物在嬉闹。


夜尽日出,生活仍将继续。


 


• Other things may change us, but we start and end with family.——Anthony Brandt


•【安东尼·勃朗特(作家):其他的事情可能会改变我们,但我们开始并终结于家庭。】


 


—完—


初次尝试这种题材,欢迎捉虫,主要想写写看警官蓝河和法医老叶,但貌似被魏老大抢了风头,泪。另外提拔成一级法医官啥啥是编的别信,谢谢小水和萌萌的建议=33=



评论(3)
热度(34)

关于我

© 沐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