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舍

【全职/叶蓝】小卢下山

古风,短篇

*    *    *

    

    系舟带着群小豆丁晃悠悠地走在下山的路上,几个都是今年刚入门的新弟子,年纪都还小,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吵吵嚷嚷地比枝头的麻雀还闹腾。

    当中嗓门最大的正是才九岁的卢瀚文,本来内门弟子根本没必要跟着下山采买,只是系舟一行人出门时正好遇到他百无聊赖的坐在大厅里等着来蓝溪阁办事的李远。

    看他实在是呆坐无趣,春易老便让他跟着系舟一起下山玩一会。

    这溪山城是蓝溪阁的主城,山下住户有多半是蓝溪阁弟子的亲族家人,又只是去买些东西,想来应是无碍。

    只是没想到才刚下山就陡然生变。

    原本看到下山路口正在聊天的三人,系舟也没太多留意,只当是附近村民。不想他们竟会突然杀出,当先那人劈手一剑,笔直冲着跑最前边的卢瀚文而去!这一下来的又急又快,完全出人意料。

    “小卢小心!”走在队伍最后的系舟脸色大变,拔剑冲前已是不及,只得大喊提醒。

    卢瀚文反应却也迅速,就地抱头一滚,险险避开,然而更大的杀招却紧跟而来,再要躲避却是来不及。

    危急之时,斜里突然轻巧地架出一剑,将这充满煞气的杀招阻拦下来,并没有落到卢瀚文身上。

    “什么人!”一击不成,举剑之人怒道。

    “怎么,你们就知道欺负小孩子吗。”来人嗓音温和,开口却是讽刺。

    几人脸色变了变,这招挡得又稳又准,一看便知来的不是普通人。待目光落到那柄剑上——剑身盈盈,恰如春雪融冰——几人神色又是一变。

    “春雪剑?!你是蓝桥!”

    “微末之名,何足挂齿。”蓝河微笑,手中春雪一声长吟。春雪出自秦溪剑池,看似单薄,剑光之下却是无可置疑的凛冽杀气。

    “系舟,你先带他们回去。”蓝河捞起卢瀚文反手向后轻轻一推到系舟怀里,挥剑迎上。

    这几人本来只是来取蓝溪阁里钉子埋好的竹筒信,不想却遇到新晋弟子下山,更意外的是当中竟还有蓝雨弟子中天份最高的卢瀚文。

    这个机会来的突然,系舟一人不足为虑,若是能在此时将这幼芽扼杀,便是消减了蓝雨将来的一大战力。当此情况之下,他们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几人本欲速战速决,不料半途插来一个蓝桥。

    系舟接住卢瀚文,他的功夫不算高,但最知轻重,更知此时刻不容缓,当下带着几个弟子迅速往山上跑。

    蓝河身为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蓝桥春雪早已在江湖扬名。几人并不敢小看,下手俱是杀招。三人围抄上来,其中有两人用剑,一人却是用鞭。

    蓝河甫一交手便知来人功夫不差,久战不利,当下冲前,一记拔刀斩使出逼得三人来势一缓,自己也急速退后,闪入道旁林中。山脚树林不算茂密,但也让蓝河有可以利用转腾挪守的空间。

    “可恶!”三人紧追而上与蓝河缠斗起来,跑了卢瀚文,斩了蓝桥春雪也不算吃亏。

    使鞭之人冲在最前,长鞭就要缠上蓝河持剑右手,被蓝河挽剑勾住再顺势笔直劈下。这剑招使的十分老辣,又兼春雪销金断玉之利,长鞭当即被铰断,那人也被余势冲后摔倒。另外两人见状上步抢攻,蓝河抽手回招,春雪架上两柄剑身,却也被两人合力压得连退几步,直抵到树上,两侧森寒的剑锋迅速逼近喉头。

    蓝河并不慌张,挥剑上挑,身子猛地沉下,紧跟着一个三段斩,纤长的剑身带起三道剑光准确的划过两人手腕,就听得“哐当”两声,两剑落地。

    此时一道寒光从身侧闪来,原来是先前倒地之人见机射出的柳叶刀,蓝河翻身闪过,不想第二柄、第三柄接连向要害袭来。这连发暗器却不是这么好避让,便是老练如蓝河,还是被其中一柄擦过手臂。

    突然,自半山响起急促尖利哨音——正是蓝雨守山弟子的示警哨。

    三人脸色丕变,蓝河却是心下一轻。

    看来系舟是赶上了。

    那三人显然也是想到这点,交换个眼神,立即几个后撤转身消失林中。

    另外一边,系舟领着几个守山弟子飞奔而来。

    “蓝河,没事吧!”

    “没事没事,来得正好。”蓝河扬手,系舟见他没事才放下心来,转眼看到他手臂上洇出的暗红后就顿时苦了脸。

    “哎呀,这可别让叶大侠知道。”系舟叹气。

    “胡说什么。”蓝河轻咳一声,“小卢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没事,让弟子守着,就是都担心你呢。这伙人来的也太巧了,该不会是一直蹲着守着我们吧。”说起正事,系舟的脑筋还是很够用。

    “不知道,就怕他们还另有目的,先去跟阁主说声吧。”蓝河对赶来的两个守山弟子交代了那几人的去向,让他们沿着去追查看看情况,自己和系舟上山准备回蓝溪阁。

    结果还没走到半山腰就看到几个弟子护卫着一群萝卜头急急的冲过来,当先的自然是卢瀚文,便跑还边喊:“蓝河师兄你没事吧!”

    卢瀚文是门主喻文州的亲传弟子,按辈分来说其实是不应当叫师兄的,不过卢瀚文刚入门时曾在蓝溪阁待过一个夏天,那时就是蓝河照顾的他,他也就跟着其他弟子一起这么叫惯了。

    “我没事,你呢,刚才没受伤吧?”蓝河半蹲下来,卢瀚文虽然冲劲很足,到底年纪还小,蓝河还是挺担心他的。

    “没事没事,要不是他们人多,我一个就能解决他们了!”卢瀚文哈哈笑着,举着拳头半点不受影响的样子。

    蓝河也笑,他把卢瀚文当弟弟一样看待,只觉得他一举一动都可爱的很。

    “没事就好,咱们回去再说。”在小孩头上揉一把,一群人回了蓝溪阁。

    进了大厅,蓝河先让几个小孩回去休息,自己和系舟进去说话。

    春易老和李远早听了弟子的汇报,这会正和笔言飞、曙光旋冰在大厅等。蓝河、系舟把事情经过一说,众人倒是有了点头绪。

    “连发的柳叶刀吗,估计是中草堂那边的。”李远摸摸下巴,他刚刚也是吓一跳,卢瀚文是他带出来的,真要出什么事,他在蓝雨也不好交代。

    “恐怕是看到系舟带着弟子落单想欺负人,没想到踢到蓝桥这块硬石头。”春易老推测。

    “不过这次也太过分了,简直是打蓝溪阁的脸,我看该跟门主说一声,正好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当我们蓝溪是阁软柿子好捏呢!”笔言飞一贯的心直口快,义愤填膺的很。

    “没错,这次要不是蓝桥在,小卢指不定就被他们阴了,怎么也该讨个说法。”曙光旋冰也在一边搭腔。

    春易老显然也是赞同,看了眼李远,见他没反对便继续开口,“行,这事我和老李去跟门主说。蓝桥、系舟,你们也辛苦了,早点去歇着吧。”春易老嘱咐几句,几人也就散了。

    蓝河去医药堂包扎了下手臂的划伤,回到自己的院子。推开门才发现屋子里有人。

    是叶修。

    传闻中的江湖第一人此刻有点懒散地靠在蓝河的软榻上,扇着蓝河的扇子,喝着蓝河珍藏的雨前茶,吃着厨房刚送过来核桃酥。

    蓝河顿时感觉自己的眉毛不受控制抽动了两下。

    “小蓝回来啦,来,坐啊。”叶修招手。

    “你怎么来的!”蓝河觉得手也跟着有点痒,这人到底知不知道这是蓝雨的蓝溪阁,不是他的兴欣帮啊。

    “路过来看热闹。”叶修满不在乎的,表情跟真的似的,天知道他是怎么从溪山城主峰最高峰路过到他这屋子里来的。

    蓝河干脆的绕过他,走到墙边想把春雪剑挂好。

    只是见到叶修让他一时忘了手臂的情况,顺手挂剑的时候扯动纱布,不免要抽痛下。

    “嘶……”

    下一刻腰就被揽住,右手也被抓起来。

    “怎么回事,”叶修从后面圈住蓝河,右手抓住他的手腕抬高,方才上药时就已经解开了绑带的衣袖滑下来,露出截白色的纱布,“嗯?”

    叶修声音有些低沉,蓝河侧过脸,看到那双浓黑的眉毛正不出意外的拧起来,便伸手往腰间的手背上拍了拍。

    “别生气啊,几个弟子下山趟,谁知道还能碰上埋伏呢,要不是正好我在,系舟一个人带着他们可真是要吃亏。”

    “你倒不怕吃亏,一个人冲上去当英雄。”叶修仔细查看包扎的地方,确认只是皮外伤,才松开蓝河的手腕,“直接往山上跑不就行了,他们难道还敢跟上来。”

    蓝河语塞,当时的情况他也没想那么多,只想先把人引开再说,没想到其实对方不过三人,肯定是不敢闯山的。

    “大春说大概是冲着小卢来的,那孩子也是天份太好,才这么点大就叫人给盯上了。”蓝河只好转变话题。

    “有天份,胆子也大。”叶修淡淡接话,卢瀚文头次在这院子见到叶修就缠着要跟他比试,叶修也不推辞,还顺势点拨过他几招。

    “下次要再指教指教啊,他的表现肯定会让你刮目相看。”蓝河乐呵呵的,想到卢瀚文剑术日益成长,满脸的与有荣焉。

    叶修看着他的笑脸,收紧了揽腰的左手,右手抬起蓝河下巴,果断低头:“那学费我可从你这收了啊。”

    “你这个人……”蓝河话不及说完呢,就被推靠到墙上,落进强硬而温柔的怀抱里。

    之后不知道春易老怎么跟喻文州汇报的,结果就是中草堂让出了正跟蓝溪阁争抢的几个码头。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想来能有扼杀小卢决心和眼光的人,中草堂也不会那么简单就放弃。

    蓝溪阁则重新调整布防,在山脚增设几个哨点,补上好几个先前没有留意的缺口。

    卢瀚文被喻文州叫回蓝雨内门,在能自保之前估计暂时是不会放他出来了。好在蓝溪阁这边还是时不时能带点零嘴去探望他,倒也不觉得寂寞。

    叶修在蓝溪阁路过了整整两天,顺带拖着蓝河以养伤为名两天没出门,第三天一早突然又不见了。蓝河在院子里伸个懒腰,只觉得阳光明媚,真是格外的神清气爽。

    然而春易老很快就告诉他,根据新制定的计划,蓝溪阁下个月起要在杭州城设立分堂,门主喻文州属意由他担任堂主。叫他赶紧收拾收拾包袱,不日就要启程赴任。

    蓝河愣了半天,然后才想起叶修临走前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

 

    “小蓝啊,咱一起过中秋吧。”

 

—完—


很喜欢原作里小卢和蓝雨公会的关系所以有了这篇233

提前贺中秋了

评论(10)
热度(61)

关于我

© 沐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