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舍

【越苏】庭中树 4

 

天墉城有无数的灵芝仙草,行医用药自然不在话下。屠苏原本来到昆仑山就有些水土不服,又因故不能说话,不免忧虑深重,这次高烧看似来势汹汹,但其实也不是全无好处。

 

医阁弟子来探脉之后只说是普通的风寒,开了数剂药方,通通都让红玉灌下肚去,过了午后屠苏也就慢慢清醒了。只是小脸仍是红通通的,看起来如同霜打过般蔫蔫的,没什么精神头。

 

陵越醒的比屠苏早,醒来就守在屠苏床边,足足守了一上午。眼睁睁的看着红玉大刀阔斧的给屠苏灌药时也很是哆嗦了一把。

 

屠苏喝完苦得呛人的中药整个人都恹恹的,他也不出汗,脸还在发着烫,耳朵却是冷冰冰的。

 

红玉给他熬了糯糯的粥他也不喝,平日里爱吃的点心也不要,就睁着双湿润的眼睛呆呆的看人,又委屈又可怜的样子就像只小羔羊

 

陵越心疼的不得了,红玉怕他也着凉让他到屋子外面去他也不去,就坐在床头边椅子上,时不时给屠苏掖掖被子,发现额头上的冷毛巾变得温了就马上换上旁边冰盆里的。

 

屠苏双手抓着被子边,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陵越,嘴唇蠕动几下。

 

陵越看着就明白了,屠苏这是想吃辣的。

 

南疆口味咸辣,屠苏上山以来就很少吃,平日里也不会主动要求。现在病了倒是想起来了。

 

陵越跑到厨房,求熟悉的大厨给下碗鸡丝面,又浇上多多的辣椒油。

 

因为喝中药要忌口,陵越还是偷偷摸摸溜进去屋子端给屠苏吃。

 

屠苏果然眼睛都亮了,接了筷子就开始吃,嘴唇一圈都吃的红红的,鼻尖蹭出点细汗,精神也好了三分。

 

陵越在边上看着也笑,把端面过来时被烫得发红的手指藏到身后。

 

屠苏吃的时候是很过瘾,结果到下半夜就气滞,折腾了半宿。

 

紫胤知道了是陵越给他弄的吃的,半夜里把已经睡着了的陵越拎起来,就让他站在床边上看屠苏又喘气又是咳嗽的。

 

陵越看着屠苏难受的样子都快哭出来了,连声道:“都是我的错呜呜,师尊我再也不给屠苏吃辣的了。”

 

屠苏自己难过着,看到陵越的样子,还去拉紫胤的手,显然是为陵越求情。

 

紫胤把屠苏手塞回被子里,又拉过来陵越,帮他把眼泪擦干净:“你看你一时心软,结果却害得师弟更加难过。你可知错?”

 

“弟子知错……”陵越哽咽着点头。

 

“吾只有你们弟子二人,你是师兄,固然要关心屠苏,但更要懂得什么才是分寸,不然可能就会害了他,知道吗。”

 

陵越本来就是懂事的孩子,对屠苏好只是小孩儿本能,现在听师尊这样教导,也就明白过来。

 

果然那之后,对待屠苏该严厉之时,陵越也能够拿出大师兄的样子来了。

 

屠苏到底身体底子好,过两三天也就康复了,两个人又活蹦乱跳的到处跑。

 

庭中的雪人已经在天气的回温中化去,屠苏有些伤心,但紫胤告诉他,水遇冷成雪,雪遇热化水,这原本就是自然天性,无需太多挂怀。

 

屠苏有些懵懂的,但似乎又明白了些什么,只是点头。

 

如此这般两三年过去,紫胤真人也没有再收新徒弟。天墉城则开始陆陆续续有新弟子加进来。最惹人注意的则是掌门涵素真人某个远门亲戚家的嫡子,拜入掌教门下,叫陵端的。长相也是貌若金童,机灵可爱。

 

天墉城的下一代今天也在茁壮成长着。

 —TBC—

苏苏堆个雪人也是蛮拼的233

评论
热度(1)

关于我

© 沐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