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舍

【越苏】庭中树 3

紫胤真人同掌教真人议事回来,踏进院子就发现个圆圆胖胖的雪人立在庭院正中,再一看,头上顶的和身上插的都是眼熟的东西。

 

“师尊!”雪人身后突然冒出两个紫色团子,两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是不是很像!”

 

看着两件被世间修士求之不得的修行法宝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插在个雪人身上,紫胤表情不变,只是眼底闪过些微笑意,伸手揉了揉两个孩子头顶。

 

“很像。”

 

“哇!师尊也说像哈哈哈!”两个孩子顿时发出一阵欢呼抱在了一起。

 

“好了好了,这下开心了吧。”红玉从后面走上来,对着紫胤略一行礼,又望向两个小团子,“现在是不是可以去洗手吃饭啦?”

 

“去!”两个团子手牵手嘻嘻哈哈的跑回房间里。

 

“主人,这些……”红玉看着那个雪人请示。

 

“无妨,过几日再收便是。”

 

“是。”

 

待用过晚餐,酉时已过,天色渐渐暗下来,陵越却发现屠苏不见了。

 

“屠苏?屠苏?”

 

玄古居在用过晚膳后是不得随意进出的,屠苏虽然年纪小,却从来都很守规矩,并不会调皮。陵越便想悄悄找他回来。

 

趁着红玉没注意,陵越也偷偷摸出门,才到院子里就看到白天里堆的雪人师尊前面蹲着个小小的黑影。

 

“屠苏,你在干嘛?”陵越踩着雪过去,“晚上不能在外面的,我们明天再来看雪人吧。”

 

屠苏抬头,表情显得有些苦恼,双手捧着什么送到陵越面前。陵越定睛一看,发现是两个个小小的迷你雪人,不过巴掌大小,脖子上系着条浅紫色缎带,却是自己用过的。

 

“这是……我们?”

 

屠苏点头,又望了下亮着灯的屋子,显得很是犹豫。

 

陵越想了想,又问,“你想把雪人放屋子里?”

 

屠苏继续点头。

 

“可是,雪人放到屋子里会化成水,明天就看不到了。”

 

屠苏撇嘴,扭头收回手,把两个小雪人碰来碰去。

 

陵越抓抓脸,天墉城夜里黑得早,太阳下山才短短一会,寒意已经越来越重。

 

陵越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个好办法:“屠苏,你看师尊晚上一个人在院子里好冷啊,我们也要陪着他的对不对。”

 

屠苏果然皱起眉毛,看看自己手里小小的雪人,又看看旁边顶着拂尘飘啊飘的师尊。好像是觉得有点可怜,默默把两个小雪人放到师尊肚子前面,凑得紧紧地。

 

“好啦,放一起就不冷了,我们明天早上再来看!”陵越回想着红玉平日的言行,也伸手摸摸屠苏脸蛋哄着,“快回屋吧,看你脸都都冻住啦。”

 

屠苏蹭蹭陵越温热的掌心,两个人悄悄溜回屋子里,一路捂着嘴跑到内堂才哈哈笑出来。

 

不过到了第二天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屠苏一早就发起烧来。

 

陵越醒的时候就发现屠苏整个人都在发热,人已经不清醒的状态了。嘴唇干裂,不知是在呓语还是在呻吟。脸蛋也烧得通红,陵越摸着都觉得烫手,当下慌得连鞋子衣服都来不及穿,跳下床大喊着师尊就奔出去。

 

陵越的大喊大叫唬得红玉慌忙现身出来,一把抓住他:“陵越你怎么了?”

 

“红玉姐姐!屠苏屠苏要死啦呜啊啊啊!”陵越扑到红玉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什么!”红玉忙抱住他,“你别哭,屠苏怎么了。”

 

但陵越只是哭得更大声,好像连气都要喘不上来,不断抽噎着。突然屋子里华光闪过,陵越就软软倒在红玉怀里。

 

“主人!”

 

“怎么回事?”紫胤接过陵越,见他满面泪痕,双目紧闭,身体仍是在轻微抽搐着,便两指一点他眉心,一缕青绿灵气没入其间,陵越才渐渐安稳下来。

 

“进去看看。”紫胤抱起陵越,走到两人的卧室里。

 

“屠苏这是着凉了。”红玉坐到床边,伸手摸摸屠苏烧得滚烫的额头,“恐怕是昨天玩的太久。主人,我去叫个医堂弟子来看看。不过陵越……”

 

红玉蹙眉,素来明艳的面容浮上层忧色:“难道他还是……”

 

“吾也以为这孩子并没受太大影响,没想到他心里还是记得。”

 

红玉垂首不语,想起年前于山下初见陵越之时,幼童一人躲在池边哭泣,说自己没有保护好弟弟,害得弟弟跌落水塘,高烧重病,爹娘日夜忧思。

 

后见紫胤真人御剑仙姿,当即跪地愿一生侍奉,只求挽救弟弟性命。

 

紫胤算出陵越确有仙缘,便答应他的请求,到他家中,治好他的弟弟,但同时也与他双亲道明,此后便再无亲缘瓜葛。

 

陵越双亲为了幼子性命便同意了。

 

紫胤担心陵越恋家,还为他设下封印,原本待他年长便会自然解开,不想此次屠苏一病仍是引动他心底意念,故而才情绪激动异常。

 

“没想到这孩子竟会如此自责,如此性情,恐怕将来执念太深,难脱红尘。”红玉唏嘘,三岁看老,让她不由担忧起陵越将来。

 

“如今谈这些,为时尚早,先去叫人来看看屠苏。”紫胤拂袖,屋子里的清气更胜,红玉也闪身消失在房间里。


评论

关于我

© 沐舍 | Powered by LOFTER